居民医疗保险定点医院

台湾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指定合作伙伴

台湾神之手康复研发中心兰陵县试点

兰陵县首家医养结合养老院

24小时咨询电话

400-363-0388

“黄背心”前仆后继,马克龙左右为难

作者:webmistris.com发布时间:2019-01-18 20:15

  法国这场二战后持续最久、抗议最烈的“黄背心”运动,起因是马克龙为了在国际上树立景象问题样板、加大减排力度而加征的燃油税。抗议运动以加油站员工的“黄背心”为标志,实际上是全国低收入阶层抗议政府税改导致购置力下降而自发的行动。运动从网上动员,相约于去年11月17日为首个全国举动日,而后始终连续下来,气势持续扩展,媒体甚至称之为“起义”。“黄背心”运动究竟反映出什么问题,接下来又将如何发展?

  “燃油税”引爆愤怒感情

  马克龙是在法国民众对左右两大传统政党均感到彻底失望后,以籍籍无名的“政治素人”之身,且不富强政治背景的情况下,横空出世的一匹“黑马”。较之于特朗普身后还有共和党的支持,马克龙才是西方政坛上真正的“黑天鹅”。

  马克龙以“改革”入选,到任后金石之盟地宣布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内重振法国,对外重塑欧盟。所谓重振法国,就是提振经济,吸引外来投资。为此,他为避免资本外流而取消对富人征收巨富税;为企业减负,企业雇工和解雇更趋灵活;进步个人所得税率,包括退休金也要纳税、退休金不再与物价挂钩、减少住房补贴等政策也相继推出。

  法国经济多年仅坚持缓慢增长,2008年经济和金融危机又使经济严重倒退,至今仍未完全恢复到危机前水平。近两年,经济虽稍有增长,但2018年下半年又浮现放缓势头,2019年的经济局面也不容乐观。固然企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利润呈多少何级增长,但一些底层职工十多年甚至更长时间工资未见增加。在财产迅速集中的同时,中下层民众的清苦化也呈加速之势,中产阶层持续萎缩。西方民众的反寰球化运动持续高涨即产生于此,极左和极右派别也都利用这一趋势扩大自身影响。

  马克龙因其改造盘算被称为“富人总统”。他堪称“单枪匹马”冲破重围入选总统,辞职后依然实行传统的政策,政府组成仍是以前的旧人,“新瓶旧酒”的特色十显明显。跟着改革办法的逐步出台,民众的失望情感连续累积,去年以来的各种示威活动从未停歇。“燃油税”问题则是促使民众恼怒情绪总暴发的导火索。

  马克龙讲话再引恶感

  不具体领导人跟策划与组织机制的“自发”抗议运动,之所以可能发展为持续不衰的全国性动乱,主要起因还是因为底层民众生活长期得不到改进,经济发展与大众感想重大脱节所致。马克龙欧洲建设的主张导致民众反感的起因亦是如此,因为人们的日常感触与政客的描述差距切实太大。

  随着“黄背心”抗议活动旷日持久,加入成分也日趋复杂,破坏性便越来越严格。其诉求由恳求提高购买力到驱散政府,再到马克龙辞职、从新大选,改变现行系统等等。由于马克龙政府组成只是一个蓬松的草台班子,已有多人先后辞职,传统的左右翼政党出于选票考虑而不支撑政府,极左跟极右翼更是火上浇油。

  压力之下,马克龙宣布撤消燃油加税、自2019年起最低工资增添100欧元、退休金不交税、屋宇补助照发等举措。但他在2019年新年的新年讲话中强调“改革不会中止”再次引起反感,抗议者称“马克龙使咱们从新团结起来”。他提议的全国性“大众大争辩”于1月15日开始,以期通过辩论平息风波。但舆论以为,“大辩论”短时光内难有结果。马克龙呐喊“抓住机遇”,为国家发展制定方向,“黄背心”的反应却是“对我们的请求不能再装聋作哑”“咱们要详细保障,要现金”“不仅是活命,而是要生涯”“大辩论不能在大厅和互联网上进行,而是要在大巷长进行”。

  马克龙本想借高票中选的“东风”强势推进改革,反复强调即使遭遇重大阻力也不会退缩。他认为,法国总统任期5年,改革阵痛两三年后便会见效,民众对改革的反对峙场将会转为理解和支持,2022年大选时将会以“更高票”当选。但世事难料,富有“革命传统”的法国公民却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回应改革。法国政府为应对抗议已支出100亿欧元,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巨大,“圣诞经济”基本被击垮,2019年财政赤字大幅增加。法国和外界都对马克龙摆脱危机的才干和是否能持续改革发生猜疑。

  已进入“后马克龙时期”

  “黄背心”运动也反映出西方资本主义体系的根本性问题,垄断资本与个别民众的利益背离状态日趋重大。“黄背心”由法国发端,已向欧洲各国蔓延,且扩散至加拿大,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受到去世亡威胁。二战后首次执政的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为法国“黄背心”打气:不能逞强!欧洲一体化建设显然已处于“退潮期”。

  2019年5月将举行欧洲议会选举。选举虽不会对各国政府形成直接威胁,但仍将是民心的反映。个别预计,极其政党的得票率将会大幅回升,政府受到的牵制和反对会更多。

  纵观欧洲,德国经济诚然仍是欧盟龙头,“前景不错”,但仍未能制止提前进入“后默克尔时代”;马克龙的执政力已受到极大削弱,法国实际上已进入“后马克龙时代”。马克龙的改革远景不容乐观。(孙海潮 作者为中国前驻外大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